最新公告:

华信华方国际环保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网站正式成立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医疗废物违规回收在怪圈里循环 规范登记势在必行
来源:华信华方国际环保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时间:2017/1/13 14:57:20    浏览:648  次


资料图。

尽管有制度规定,但一个遗憾的现实是类似此次南京这类非法倒卖医疗废物的案件在近年来并不鲜见,医疗废物违规回收似乎一直在“反思—事故”的怪圈中循环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日常生活中用的塑料餐具和儿童玩具,其原料可能来自医院用过的输液瓶、输液袋等医疗废物!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区分局(以下简称栖霞分局)历时3个多月侦破的南京市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件,令民众震惊不已。

据栖霞分局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此次案件现场共查获医疗废物13.5吨,嫌疑人收购、倒卖医疗废物3000多吨,这些医疗废物经过层层转手、加工后被制成一次性塑料餐盘和劣质儿童玩具。

违规倒卖医疗废物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卫生法学专家卓小勤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这一乱象的出现主要是受利益驱使,而如何避免医疗废物频频“失守”,则更需要相关部门全面强化监管,彻底“斩断”倒卖医疗废物背后的利益链条。

被随意倒卖的“致命杀手”

异常难闻的气味,现场大量散落的针头、注射器、输液皮管、血液棉签上还留有残存的药水或血液……

这是今年8月底,栖霞分局在对辖区燕子矶一带开展清查整治行动时,在顾家村一废品收购站见到的场景。这些发现立刻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在将情况通报给南京市环保局、栖霞区环保局后,栖霞分局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

8月30日至31日,专案组民警经过两日清点,在收购站及该废品收购站注册的南京康士园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的车内,共清理针头、输液管等医疗废弃物约8.5吨、抗生素类小玻璃瓶约5吨,共约13.5吨。从栖霞分局公布的现场照片可以看到,现场用来包裹医疗废弃物的蛇皮袋及黑色塑料袋已堆积成山,每个包装袋中都混有大量一次性输液管、一次性注射器、针头等危险废物。

据周围民众向警方表示,该废品收购站经常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且频频传出的扰人噪音也影响着周围群众的正常作息。警方在调查后也发现,该收购站回收医疗垃圾绝非“偶犯”,而是早已形成了一条“地下产业链”。

从2012年初,张某便开始从南京数家医院以每家每月8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价格回收混有针头、输液管的医疗废物。这些医疗废物被张某的雇佣工人按照一次性塑料输液软袋、一次性塑料输液瓶和一次性输液玻璃瓶等进行分类,一次性塑料输液软袋用机械进行压缩打包,一次性塑料输液瓶用粉碎机进行粉碎打成塑料颗粒,出售至宿迁、浙江等地进行进一步的加工。最终由加工厂生产出来的塑料颗粒则通过塑料市场和网络销售到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厂家,有些甚至成为了一些黑心厂家用来生产仿冒品牌塑料玩具、餐具的原材料。

据警方调查,自2012年以来,张某已非法收购倒卖医疗废物3000余吨,涉案价值4000余万元。在如此触目惊心的犯罪数额背后,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更担心的是这种行为将给民众带来的巨大健康隐患,常年从事垃圾分类研究工作的他深知,与普通生活垃圾相比,医疗废弃物的危害性是“致命”的。

在很多国家,医疗废物都有“致命杀手”之称,这不仅是因为这些医疗诊疗中产生的针头、输液管、输液瓶等废弃物中含有有害病原体和强于普通生活垃圾数百甚至上千倍的细菌,更重要的是很多医疗废物由于直接与病患身体接触,如果处置不当将具有极强的感染性,成为环境污染源和疾病传播源,滋生双重污染。

有资料显示,上世纪70年代,我国就曾发生医疗废物处置不当而引起乙肝传播流行的事件。为此,在我国医疗废物除了被《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列为“头号危险废物”外,2003年“非典”后,国务院也出台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要求各地实现专人负责制,对收集、贮存、运输、处置全程严格监管,建设集中处置中心无害化处置,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买卖、加工医疗废物。

尽管有制度规定,但一个遗憾的现实是类似此次南京这类非法倒卖医疗废物的案件在近年来并不鲜见,医疗废物违规回收似乎一直在“反思—事故”的怪圈中循环。“这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更是一个亟待从源头来解决和规范的问题。”毛达强调。

遏制源头是关键

目前涉及此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提起了公诉。严惩违规买卖、加工医疗垃圾的犯罪行为绝对有助于规范医疗废物管理,但在毛达看来,这并不是真正解决这一问题的“七寸”所在,因为如果没有医院违规把本院产生的医疗废物贩卖给不法分子,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转卖、生产销售和再流通环节,“对医院的医疗废物处理进行规范及监管,从源头遏制才是斩断整条黑色产业链的关键”。

医院是如何处置医疗废物的?带着这个疑问,河北秦皇岛市创业者协会曾在2008年对主城区、海港区内的68家社区医院和私人诊所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调查。

该协会会长周健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当初选择私人诊所、小型医院有出于这些医疗机构与大型医院相比可能会暴露更多问题的考虑,最终的结果也确实不尽如人意。

被调查的这些小型医疗机构几乎都没有专人来负责医疗废物的处置,有一半以上的医疗机构对于医疗废物的处置方法就是简单地将医疗废物与生活垃圾混装在一起丢弃在社区垃圾箱内。

“这显然不符合国家对医疗废物的规范化处置要求。”周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坦言,虽然此次调查时间较早,结果可能会受制于当时地区整体医疗废物处置意识、水平等影响,但与那些大型医院相比,私人诊所、小型医院确实更易成为医疗废物非法流出的“灾区”。

卓小勤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除了相关意识的欠缺以及监管不到位外,究其核心,是受利益的驱使。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医疗废物必须采用“焚烧法”来集中处理,以确保杀菌和避免环境污染,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各大医院与具有国家认定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资质的单位签订合同,由专业公司来处理医院产生的医疗废物。

“处理医疗废物的费用要由各医院自行承担,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北京市朝阳区一家三甲医院的工作人员唐晋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目前各地都制定了相应的收费标准,比如,北京要求按每吨医疗废物不高于3000元的标准收费,具体费用则由医疗废物处置单位与医院协商制定。“一般来说,一家大型综合医院一年的医疗废物处置费用和收集医疗废物所需的必要材料等开销也要在几十万元以上。”

与大医院相比,小型医院或私人诊所产生的医疗废物虽然并不算多,但找专门机构处理医疗废物必然会产生额外的花费,而通过私下与一些非法医疗废物收购人员进行倒卖不仅不用缴纳这笔费用,反而还能得到回款。“正是这种‘一减一增’的利益驱使着个别医疗机构在医疗废物上做起了文章。”卓小勤直言。

规范登记势在必行

与一些小型医疗机构相比,大型医疗机构目前在医疗废物处理上大多较为规范,卓小勤认为,这一方面与大型医疗机构自身注重规范化发展和更易被监管有关,同时相比大医院的声誉和每年可创造的利润,也没必要在医疗废物处理上铤而走险。

但有着规范化程序并非意味着完全“无懈可击”,像此次南京的这起倒卖医疗废物案件中,据犯罪嫌疑人张某透露,有些回收的一次性输液袋、输液瓶等医疗废物就来自个别三甲医院。

唐晋也坦陈,以前确实听说过一些医院员工“监守自盗”的行为,医生或护士出于工作原因,很难有机会私藏一些医疗废物去进行倒卖,这些“内鬼”往往集中在负责医疗废物工作的医院物业及后勤保洁等部门。

唐晋介绍,由于大型医院产生医疗废物的科室较为分散,因此,目前普遍采用的模式是由各科室各自负责收集,然后由医院专管医疗废物的工作人员在全院统一进行收集,并集中存放在医院专门的储存区域,每天晚上或定期由合作的处理机构来拉走进行处理。

当前很多医院都已建立了相应负责医疗废物处理的部门或由专人来负责,但出于人手等原因,最终实际操作医疗废物清点、存储等工作的多为医院聘请的保洁公司或物业公司人员,这其中难保有人会因利益或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在工作中出现私藏倒卖的行为。

不过,以唐晋对北京各大医院的了解来看,现在想在医疗废物上“动手脚”还是比较难的。

为了规范医疗废物的处理,也为了便于管理和清算,当前很多医院基本都对医疗废物的登记工作有硬性要求。

以唐晋所在的医院为例,每天固定时间,会有相关人员到各科室去收医疗废物,每个科室今天一共有多少袋医疗废物、种类有哪些、重量是多少,都会有具体的标注和记录,这些数据不仅要求相关负责人签字确认,也要在医院留档。在专门机构来上门收取医疗废物时,院方也会和他们再次进行清点,确保总体数量重量上不能出现太大的偏差。

卓小勤对于这种制度极为认可,他认为,医院规范医疗废物的登记工作不仅有助于医疗废物管理的规范化,同时也能让医院的医疗废物做到有迹可循,有助于及时发现并制止问题。

全方位严监管

卓小勤强调,把好源头关,如果仅靠医院自身的制度完善是远远不够的,各地卫生行政部门必须同样加大对各类医院的监管力度。医院监管实际中确实存在点多、面广、线长等难题,这就更要求监管工作要形成常态化,且有一定的针对性,特别是对于基层医疗机构、私人诊所这类容易出现医疗废物处理不规范的医疗机构要给予更多关注。

医疗废物的非法倒卖过程要历经多个环节,因此,除了加大源头治理外,强化各个环节的监管,实行全面完整的监管体系,能有效打击这类行为。

“当前各部门将医疗废物的监管精力更多放在了医院上,但实际中医疗废物的非法流出也可能出现在运输、处置等环节中。”卓小勤认为,对那些有资质的医疗废物专业处置机构的监管同样不能放松,同时应进一步推行医疗废物处置、流向的登记、报告等制度,一旦出现问题,有助于追根溯源,明确责任。

目前,不少地区已经在开始试行这类制度。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河南省南阳市环保部门就制定了“联单转移制度”,联单一式四份,由医疗废物产生单位、运输单位、处置单位、环保局监管部门各持一份。环保部门通过定期抽查转移联单执行情况,以及深入现场进行实地督查,确保医疗废物的规范化处置。

作为倒卖医疗废物的非法收购一方,必然会将这些收来的医疗废物进行再次加工处理并通过出售材料或制成产品等方式得以获利,实际中很多案件也是在这一环节被查获。

鉴于医疗废物倒卖已形成完整的利益链条,卓小勤认为,对其监管也应形成多部门的联动机制,卫生、环保、公安部门应加强联动,开展多种形式的联合执法活动,形成相互支持、齐抓共管的监管局面,加大打击力度。

在实际研究中卓小勤发现,当前一些医疗机构对违规处理医疗废物“不以为然”的一大原因就是违法成本过低。目前相关处罚依据是《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但其中对主管部门、医院、违规经营者的处罚都较轻微,如一般医疗废物处理违法行为仅处以1000元至3万元罚金,只有出现严重污染事故才有可能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一些长期倒卖医疗废物的医疗机构来说,这种罚款远低于倒卖所获得的收益。”卓小勤认为,对于非法倒卖医疗废物等可能严重侵犯广大民众权益的行为,应适用惩罚性赔偿原则,提高违法成本,这也能倒逼医疗机构主动加强内部监管,同时对于监管部门也能建立问责机制,强化外部监督。

违规处理医疗废物要严厉打击,正规处理则需要更加规范。在实际调研中,毛达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些医院在医疗废物分类工作上存在欠缺。

“医疗废物分类是一项重要的前置工作。”毛达解释称,出于节能环保等考虑,根据规定,除了针头等尖锐性或具有感染性的医疗废物需要彻底焚毁外,对于一次性输液袋、输液管等非感染性医疗垃圾是可以进行回收,经过科学加工后再利用的。

很多大医院目前也在要求医疗垃圾的分类,比如,将可回收的医疗垃圾放入双层黄色塑料袋,将废弃针头等放入利器盒中。但仍有一些医疗机构对此不够重视和规范,将针头等与可回收医疗废物进行混装,最终导致可回收资源的浪费。

此外,毛达建议,我国的医疗废物处置技术可以多吸取西方国家经验,比如,除了集中焚烧外,还可以采用高温蒸煮等更为经济环保的方法,这样既能降低医疗废物处置成本,也能避免因焚烧医疗废物可能带来的环境污染。同时,这项技术可以在医院内部自行处理,也能解决一些医疗废物处置机构相对稀缺地区的实际困难。


回收范围 更多

鞍山废物收集区域:鞍山市铁东区、铁西区、千山区、高新区、立山区、海城市

丹东废物收集区域:丹东市元宝区、振兴区、振安区、东港、凤城、宽甸

阜新废物收集区域:太平区、海周区、开发高新区、细河区、清河门区、阜新县、彰武县、新邱区

鹤岗废物收集区域:鹤岗市工农区、向阳区、南山区、兴安区、东山区、兴山区



在线留言
更多联系我们

鞍山分公司电话:0412-87272628727267

丹东分公司电话:0415-41893374189338

阜新分公司电话:0418-8899220

鹤岗分公司电话:13359934321


版权所有 © 华信华方国际环保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鞍山市铁东区矿工路359号